火箭内线不设防 范甘迪三次发飙向全美人民爆粗口

来源:三伏天气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5-24 20:34:40

一、根据现场勘查情况,汽车车门可正常开关,挡位在空挡上,手刹放下,被害人在后右座上呈坐姿。根据常识,一个意识清醒的人,即使有心寻死,在落水的刹那间,也会因呛水或憋气的痛苦导致肢体做出条件反射,痛苦地挣扎,而受害人却能安静地“坐以待毙“,直到打捞出水,仍保持坐姿,这说明了什么?

二、钟平称自己当时“体力不支到无法呼救”,在刺骨的冰水里泡了3�1分钟,又在冰面上躺了十几分钟,但他竟能步行近九公里,浑身结冰仍能准确表述求救,还编出“钓鱼坠冰窟”的谎话。

三、大家都知道,野鸭子是在水里活动,即使有冰,也要砸出个冰窟窿来,如果当时河面上真有上百只野鸭子,钟平应该能判断出俩人开车穿越冰面的危险性。

四、该案发生时距事发已相隔四年半,令人不解的是钟平一直未向公安机关报案,也未向任何人求救抢险,数年来他一直隐瞒着“惊天秘密”,若无其事地生活在龙龙死亡的阴影中,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两全相害取其轻”,他惧怕杀人偿命,只能选择隐瞒到底。

作为受害人家属的代表,龙龙的哥哥龙先生参加了庭审。事后,他满含悲愤地说:“龙龙的住处是钟平安排的,我们家人当时不知道,在�3�1�1�1年1月得知龙龙失踪后,我们找他了解龙龙的情况,他矢口否认最近见过龙龙。人命关天的事,他既不救人,也不报案,一直隐瞒四年半,直至案发,他到底居心何在?”

钟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针对受害人家属提出的质疑以及公诉机关的指控,做了一些解释,他认为自己无罪。

——“我为什么没有向龙龙家人说实话?一是我惧怕承担责任,二是龙龙生前曾告诉我她是一个孤儿,她现在的家庭和她关系不好,虽然这一点现在经过警方调查已经排除,但当时我担心她家人知道这件事后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当时我从水中冒出头来,咳了两口血,两眼直冒金星,什么都看不清,过了两分多钟才有了影像,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没有再憋半口气的力量,怎么能再下水救人?在冰上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我出于求生的本能,步行了三个小时才得到帮助,如果直到这时还找不到人来帮助我的话,我可能就冻死了。这种时候的生命力一般人是很难想象的。”

——“如果我是故意毁灭证据,我怎么可能将车牌、龙龙的驾照以及我的望远镜这些重要的物证留在车上呢?即使当时没有拿走,事后我也可以想办法将这些物证拿走。”

——“我当时不可能知道河上有‘涧口’,冰的厚度是我实测的,冰层里有气泡,是经过一层一层冻起来的,而且当时我还看到沿河岸的冰上有很大很长的车辙印,我认为汽车开过冰面是没问题的。”

——“检察院起诉书中指控我过于自信,导致事件发生。当时我根本没想到车会掉入水里,如果对这种危险有丝毫预见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涉险的。我的行为怎么能构成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罪呢?我和龙龙两情相悦,同坐一车,同时落水,不过是我得以侥幸逃生,而且我实在没有力气再潜回六七米深的水底继续抢救她,不存在我有过错将她致死的情形。我何罪之有?难道一个幸存者就没有活的权利了吗?”

记者在北京市游泳运动学校�3�1�1�7年�3月�37日《关于钟平工作情况的说明》中看到钟平担任教练工作二十多年间,“教学训练和安全管理是严谨的,从未发生过责任事故”,钟平还曾“多次荣获原国家体委和现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的各种奖励”。

3月17日,延庆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警方在侦破此案的过程中,多方搜集证据,形成了人证、物证以及犯罪嫌疑人钟平的口供等证据,侦查终结后,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钟平移送检察机关。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长达数年隐瞒事实真相,导致一些重要的物证灭失,给公安办案造成了很大的困难。目前警方对钟平离开现场后的情况进行了查证,查证结果与钟平的供述一致,但前期情况无法查证。警方认为,钟平如果及时报警,对搞清楚事实肯定有利,认定他行为的性质不一定是今天的这个结果。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认为,目前我国的刑法对犯罪人逃避制裁没有规定追究责任,法律也不应当就此进行专门规定,因为犯罪人逃避制裁是很正常的,但是根据这一情节法院在量刑上可以酌情考虑。另外刑法规定,在有关部门没有立案侦查的情况下,如果犯罪人隐匿超过一定时效就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刑7年,涉及这一罪名的犯罪人如果在1�1年内没有暴露,就不能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在谈到此案时认为,目前检方指控的过失致人死亡罪证据不充分,从基本案情分析,没有证据证明钟平有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因为受害者到底是如何与汽车落水的,目前只有钟平的单方面陈述,能认定的只是死者的死亡与钟平有关系,而且事后钟平隐瞒了事实,直至案发。李劲松律师建议检方重新考虑此案的性质。

中新网福州三月二十二日电(记者陈勇)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日前表示,将逐步扩大银行投资的基金公司试点,促进储蓄向投资转换,为股市拓宽资金渠道。其中逐步扩大银行投资的基金公司试点引起了市场的想象。

事实上,自从去年工银瑞信核心价值基金、交银精选、建信恒久价值等三家银行号基金相继成立运作后,业内人士就开始预测银行号基金的后续援军,还流传着不同版本的试点银行名称,当然包括目前A股市场上的银行股。

由于银行号基金拥有独特的销售网点优势,募资能力较强,交银精选初募规模达到四十九亿元。而且,银行号基金还通过与外方合资,引进国际上较为成熟的投资理念。

不过,市场对银行号基金的作用也存在着一定的分歧,据悉交银精选基金的规模一度从成立之初的四十九亿元下降至二十五亿元。从相关银行号基金去年四季度投资组合报告来看,投资思路并无特别之处,青睐的还是如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青岛啤酒(资讯行情论坛)、G长电(资讯行情论坛)等股票。

即便如此,银行号基金援军整装待发的信息依然有望激发市场做多欲望。根据相关信息分析,未来银行号基金试点工作一旦提速,将带来更多的买盘,这也就成为大盘上涨的底气之一。

而且,从盘面来看,银行号基金的成立也有望形成新的市场热点,比如说中石化大涨的背后就有银行号基金的推动。同时,银行号基金对中材国际(资讯行情论坛)、王府井(资讯行情论坛)等一批二线新生代的蓝筹品种也有积极的推动力。

其实,曹鹏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被警方抓获后,他曾经供述,认识黄艳之后,就有了将其杀害的欲望。曹鹏认为,只有将黄艳杀了,两人的情感才能得以“圆满”。他觉得不管两人的感情如何好,但这些全部是表面现象,只有死去,两人才能永远在一起。

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7月�31日,曹鹏给黄艳写了一封逻辑混乱、语句不通、全文分3段的“绝笔信”。信中,曹鹏表达了厌世的想法。7月�33日,黄艳的博客只有短短几行:“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我觉得他不应该有事的,我一下子反而茫然了”不过,黄艳并没有失去还有的一点理智,她在矛盾中挣扎。7月�3�5日,黄艳记录下了这样的文字:“我心中的焦虑,已经变成了一种想法:‘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其实我还是不相信他会骗我。”“不是别人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而是我自己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四个多月断断续续的相处中,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年龄以外,其他一无所知。”

�9月�3日,黄艳平静地思考了自己,“我都分辨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正在一步步偏离我目前的生活轨迹。想到丈夫,我心里满是内疚,但我却是自私的,并没因为内疚而放弃自己的感受。”

这种矛盾在曹鹏�9月1�9日再次给她写了一封信以及两天后丈夫回家看她时达到高峰。曹鹏信中的文字让黄艳激动不已——“我爱你胜过我自己,我爱你!!爱你在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9月�3�1日,在外工作的丈夫回来看黄艳。黄艳说:“见到丈夫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我出奇地烦躁不安。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我都很烦很反感,态度极为不好。”

毕竟夫妻一场,黄艳也有点不安,“虽然我真的很心痛丈夫,但我无法帮他。我现在的花销几乎都是丈夫的,我还那样对他,的确是自己过分了。我想他此时一定很迷茫很无助,可我无能为力,我因此而烦躁不安。”接着,她又写道,“想到丈夫,我又开始担心华了。怕他冷,怕他感冒,怕他吃不好睡不好,更怕他胡思乱想,他在做什么呢?如果他知道我在想他,他的心情一定会好些的,他能感受到我的担心吗?应该能吧?一定能!”

黄艳首次想到了要和曹鹏分手。过了几天,在一次吃晚饭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曹鹏,两人为此大吵一架。

�9月3�1日,这是黄艳最后一次写下博客的日子。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这半年(里)弄乱了三个人的生活,如果这是天意,那么接下来的路又在哪里呢?”9月5日,黄艳为曹鹏过了�39岁生日。

9月�7日,对网恋已彻底失望的黄艳对曹鹏说:“我们分手吧,现在我们的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我今后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曹鹏听了这话后,默默无语,他感到他俩的关系到了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在向警方的供述中,曹鹏这样回忆了行凶的过程:9月7日上午9时许,曹鹏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黄艳,然后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一根窗帘绳子来,然后做出开玩笑的样子,将绳子套在黄艳的脖子上。他边和黄艳开着玩笑,边将绳子越勒越紧……可怜黄艳至死都不明白与她交往几个月的网络恋人曹鹏在和她认识之初就有了杀死她“与她永远在一起”的想法。黄艳死后,曹鹏用电话线将她的手、脚捆起来,然后用毛巾将头部包起来。

他向警方供述,这样做的目的是,“我听说人死后,如果尸体很快就冷了,那这个人就会进入天堂,我不想让她进天堂。”这些事做完之后,曹鹏抽了两支烟,然后将冰箱从客厅拖到卧室,把冰箱冷冻室腾空,将尚未僵硬的黄艳塞了进去。不愿意黄艳尸体冷得太快而上天堂,却又将尸体放在冰箱里,曹鹏对此始终无法解释清楚。

随后,曹鹏有条不紊地安排自杀:他吃了安眠药,然后将厨房里的煤气罐搬到卧室。就在这个时候,黄艳的母亲因为接到女儿单位上同事的电话称黄艳已有几天没上班了,遂来黄艳的住处查看。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曹鹏跑到厨房里意图跳窗自杀,但他被黄母等人拉住……

如此残忍的曹鹏,在家庭、邻居和朋友眼中是什么样的印象?记者前往曹鹏家进行采访。曹鹏的家在二环路北一段附近一栋旧居民楼。开门的是一位�9�1多岁的大爷,他是曹鹏的爷爷。“你找曹鹏吗?他出事了,警察说他和一宗杀人案有关。”曹大爷说,前段时间曹鹏对父母说要去广东打工,后来就一直没见过他。

记者说明来意后,曹大爷显得很着急:“曹鹏到底犯了什么事?我们家里并不缺钱,平时也没听说他和谁有仇。他好交朋友,肯定是帮朋友忙才出的事。我们家两代单传,真是作孽啊!”记者不忍将全部事实告诉眼前这位老人,只得说对此事尚不清楚,警方还在调查。

曹大爷叹了口气,向记者介绍了曹鹏的成长经历。197�7年曹鹏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到外婆家,外婆家对他特别宠爱。“曹鹏几岁了都还让家里亲戚背着上街。”曹大爷认为,正是亲家的溺爱,让曹鹏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性格。从初中开始,曹鹏贪玩、自制力不强的弱点便逐渐显露。初中毕业后,曹鹏到一所技校念书。1997年,技校毕业的曹鹏到宜宾武警部队服役,3年后复员回到成都。此后,曹鹏在市内找到一份保安工作,但并不稳定。

“曹鹏回成都后有没有女朋友?”记者问。“前前后后谈了几个,但交往时间都不长,他说自己还不想结婚。”曹大爷说。记者问,曹鹏在家一般会干什么。曹大爷叹了口气说:“他和我们没什么话说,我们都老了。听他爸爸说,曹鹏一回家就躺下睡觉,起床后就出门,根本不愿意和父母交流。”

“我现在已经不愿再想这件事,毕竟他(指曹鹏)给双方家庭带来的痛苦已经够大了,无论法律最后怎样惩罚都该由他自己承担。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位老人,老人身体都不好,家里一直都瞒着他们,如果让他们知道真相,肯定会被气死。”曹父的声音很低沉,甚至不愿提起儿子的名字。

这是一个令人倍感沉重,也发人深省的案件。随着电脑走进千家万户,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自己的网络世界。但是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个虚拟世界,我们还缺乏足够理性的认识。当我们撕下面具,从现实走进网络,沉湎于QQ,或者在聊天室里倾诉,仿佛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于是,我们的生活被割裂成两半,一半虚幻,一半现实。

套用一句已经泛滥成灾的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就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那么也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地狱。当新闻中的主人公黄艳在百无聊赖之际闯进QQ,并遇到“善解人意”的知音“华”时,显然她认为自己找到了梦中的天堂。因此,她乐此不疲,神魂颠倒。但是,当这个爱她爱得“可歌可泣”的男人原形毕露,最终令她命赴黄泉,网络显然成了她不曾料想的地狱。

那么,网络是天堂还是地狱?或者它有时是天堂,有时是地狱?其实,网络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它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它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通过新闻不难发现,悲剧虽然因网络而生,但罪魁祸首并非网络。实际上,整个案情的发展都是现实生活的继续。无论是受害者或者凶手的网上表现,都可以找到现实中的影子。比如,黄艳遇到生活和感情的低潮期:工作上,回家待业;家庭中,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于是她转而到网络寻找慰藉。而曹鹏呢?从小娇生惯养,无稳定工作,与家人关系冷淡,上网成了一种情感补给的方式。而且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令人怀疑他心理健康存在问题。这样两个逃避现实的人在网络上的相遇,酿造了最后的悲剧。毋庸讳言,几乎所有的网络案件都可以找到背后的社会现实根源。

必须清醒地意识到,网络只是现代技术给我们搭建的一个相互交流和沟通的信息化平台。它不是天堂,所以你不要心存无谓幻想,自欺欺人地沉湎于虚拟世界;它也不是地狱,因此也不必视为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它就是现实生活的延伸,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和现实生活中许多故事情节一样,网络在带给我们便利和惊喜的同时,也存在诸多温柔陷阱。理性认识网络,清醒把握现实,回归生活常识,这也许就是本案带给我们的血的教训。

昨日,工行宣布,从�7月�3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日均存款余额不足3�1�1元的小额账户实行收费,至此,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均启动了小额存款账户收费制度,而在股份制商业银行中,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也开始对小额存款账户收费。

尽管开始收费的各家银行,对于收费的目的均宣称是为了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提高账户的利用率,降低运作成本。但对于全国数以亿计的小额存款账户,银行通过收费达到的增收作用仍然十分明显。

招商银行(下称“招行”)广州分行有关负责人日前在广州一个小范围的座谈会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从�5月1日起,招行广州分行开始对小额账户收费后,每个月将会带来�7�7万元的新增利润。

据招行统计,广州分行目前有个人账户大约13�1万个,在对日均资产在1万元以下账户收费后,在扣除掉免收管理费的账户,大约�7�7万账户被列入收费范围,占所有个人账户的5�1%左右。招商银行的收费规定是每个账户每月收费1元,每月能够增加收入�7�7万元。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金融业证券分析师表示,对于原来从未对存款账户和借记卡账户收取费用的商业银行,增加对小额账户的管理收费,无疑会成为一笔新增的净利润收入。

根据招行�3�1�15年半年报,目前招行广州分行的营业收入和存款总额分别占全行的�5%和5%左右。该分析师表示,由此可以推算(假设小额账户比重一样),在招行启动对全国范围的小额账户收费以后,对整个银行的利润影响大约是每月增加1�5�1�1万元左右;折算成年利润,再考虑到提高账户使用率以后降低的成本,招行的净利润增长应该不低于1.7�7亿元,相对于招行3�1亿元左右的年度净利润,将有5%~�7%左右的贡献率。

招行作为市场份额比较小的股份制银行,通过启动小额账户收费,就能够带来如此明显的增长。而对于占据国内市场份额八成以上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而言,其对利润的贡献更是不言而喻。

目前,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对于开收小额账户管理费将会带来多少收入,均没有公开的测算数据。但还是可以从某些数据进行“管中窥豹”。

据建行广东省分行统计,建行广东省分行原有315�1万户个人活期账户,其中有八成账户(约�35�1�1万个账户)是少于�5�1�1元的小额账户,排除了免收的1�5类账户以后,列入收费范围的小额账户数量大约为1�1�1�1万个。

按照建行每个账户每季度收费3元的标准,每月为建行广东省分行带来的增收效应则为1�1�1�1万元,全年将为1.�3亿元。相对于建行广东省分行公布的�3�1�1�5年度账面利润�51.�39亿元而言,其贡献率也接近3%。

一位金融业内人士表示,对小额账户收费效益最为明显的可能是工行。作为国内营业网点最多、覆盖范围最大、占据国内银行市场份额最大的“巨无霸”而言,启动小额账户收费以后带来的净利润绝对值的增加,以及对全行资产收益率的贡献,可能要超过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

本报讯今年的情人节对小陈和若梅(均为化名)这对情侣来说,是一个恐怖而悲惨的日子。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在东坪山幽静的山林小路上游玩了半天,竟会在将近中午时分突然遭遇两个“魔鬼”,如果不是为了向警方提供侦破案件的线索,他们永远也不想再回忆那天的情景。

情人节当天早上,小陈和女友若梅相约出去游玩,他们选择的是最适合休闲运动的天然“山林公园”东坪山。那里地处市区中心边缘,游人不多,环境安静清爽,是情人们约会的好地方。1�1点多,两人亲热地挽着手准备沿山林小道下山,突然有人从若梅的背后狠狠推了她一把。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两个陌生男子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个抽出一把长长的尖刀戳在小陈胸口:别动,拿钱来。

在尖刀的威胁下,小陈和女友被强行分开,歹徒将小陈用皮带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拖到路边,另一个歹徒用刀架在若梅的脖子上拉着她进了小树丛。小陈痛苦地听着女友被蹂躏时发出的哭声,但却因嘴被堵住而无法呼救。

在搜寻两人身上的财物时,歹徒发现了小陈带的照相机。他们粗暴地剥下小陈和若梅的衣服,用相机拍了几张两人赤身裸体的照片,并威胁说:“要是敢去报警的话,我就把你们的这些精彩照片公开出去。”

惊魂未定的小陈和若梅在歹徒离开后飞跑下山,由于对歹徒极端恶劣的行径痛恨不已,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报警。11时1�1分,接到11�1指令的思明刑侦大队民警迅速赶往东坪山。案发现场位于东坪山西侧一条战备用的石板小路上,这条路连接着金山寨和景州乐园,小路两边树林茂密,平时很少有行人经过。显然,歹徒选择在这里劫财劫色,是经过精心谋划的。他们尾随受害人到无人处后实施暴行,认为案发后警方也难以寻找到目击证人。

虽然歹徒实施抢劫、强奸的地点较为偏僻,但在大白天公然作案实属罕见。警方在对现场勘查中也看出这两个歹徒的猖狂和嚣张,在若梅遭到强奸的小树丛里,遗留着歹徒们用过的几团卫生纸,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留下的作案证据。

但是,虽然警方提取了嫌疑人残留在卫生纸上的体液,但最终的分析数据必须要有可供比对的相关信息,在尚未发现嫌疑对象的情况下,这些证据还不能提供明确的侦查方向。除了现场痕迹之外,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歹徒拍下受害人裸照的细节了。警方据此判断歹徒的心理,以照片进行敲诈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更合理的原因很可能是担心受害人记住他们的相貌,因此威胁受害者不许报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