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赴任微软中国 坦承跟李开复仍是朋友

来源:三伏天气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0-25 18:57:33

敏感人士开始揣测监管层对券商的政策思路: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不采取救助措施就没法继续经营的会采用再贷款的形式;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但持续下去会出现困难的将采用注资形式;另外问题严重,又无法经营的将会采取托管和关闭形式。

�7月�3�1日,一行人走进银河证券北京学院南路营业部。这些人均来自银河证券北京营业总部,他们的任务就是对银河证券北京9家营业部所有的经营业务、财务和公司管理架构进行全方位检查。

据悉,银河证券全国9个营业总部均派出了这样的调查组,对全国1�77家营业部做了类似检查。

知情人士透露,银河证券从5月下旬即开始了第一轮内部自查运动。各营业部网点先对自己的经营业务有无违纪、是否挪用客户保证金,财务状况和各营业部治理情况进行检查、上报。

银河证券北京学院南路营业部副总经理魏冬说,上述两次内部调查正是源于汇金公司对银河证券注资。各营业总部对营业网点的再调查,主要是对各营业网点先期上报材料的核实。

据悉,目前银河证券已经成立了由总裁朱利挂帅、各副总为成员的资产清算小组,根据两次调查结果,对银河证券整个公司的经营和财务状况摸底,而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和证监会机构部主任吴清也在这个小组中。

“摸底主要是为了汇金对银河证券的总体状况有个了解,以便具体拿出注资方案。”银河证券的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汇金具体注资数额还没有定,只是对银河证券的重组做了决定,注资多少还要看调查的结果。

据了解,目前银河证券已经专门聘请全球著名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为其做资产核算,而这个核算结果,将决定汇金最终的注资数额。

市场传闻,汇金公司对银河证券的注资至少在5�1亿元以上,甚至会达到上百亿元。

据上述银河证券人士透露,早在去年年底,证监会和央行就已计划对券商注资,而最终选择银河证券,主要是由于国有独资的背景。

银河证券前身为中国华融信托投资公司、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东方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信达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人保信托投资公司五大投资公司旗下的证券部门,�3�1�1�1年�9月组建银河证券。

�3�1�1�3年�7月7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由于严重违规经营被央行撤销,其证券业务机构和人员并入银河证券。

“由于中经开证券部门的人才很多,这次托管让银河证券的实力大增,尤其是承销业务。”银河证券的一位营业部人士说。

�3�1�1�1年,银河证券成立之初,主承销金额规模没有进入全国券商前二十名,但在�3�1�1�3年就跃居第六,�3�1�13年已经排名第二。�3�1�1�5年银河证券更是以17�3.1�9亿元位列主承销金额之首。此外,从�3�1�1�1年公司成立至�3�1�1�5年股票基金交易量也一直占据全国头名的位置。

�3�1�1�5年银河证券目前注册资本�55亿元,为财政部独家出资。但据《财经》报道,财政部实际现金出资仅有15亿元。

�7月13日,央行公开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拟对华安、申银万国两家证券公司给予再贷款支持。

央行当日发出的消息表明其目的:“为支持证券市场稳健发展,推动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

从5月9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具体实施以来,整个市场持续低迷,�7月�7日上证指数甚至跌至99�9点,创下1�1�1个月的新低。

“市场持续低迷而导致经纪业务量小,因配合股权分置改革而停发新股政策,让整个券商行业几乎在国内没有承销业务可做。”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向记者感叹。

最新数据显示,�3�1�1�5年全国券商继续亏损,亏损金额近1�5�1亿元。13�7家券商平均每家亏损近1.�1�5亿元。一位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整个券商亏损的数额大致占中国股市蒸发市值的�3�1%,而中国股市蒸发的市值当在万亿元以上。按照该人士的算法,目前券商整体亏损当在�3�1�1�1亿元以上。而另据《国际金融报》引述国内某著名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券商的不良资产规模可能超过�35�1�1亿元。

多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央行的再贷款,并不是为了填补证券公司的资金窟窿,而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前紧迫的现金流问题。“贷款要专款专用,还要受到监督,不能拿新钱填旧账。”一位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据目前了解,央行公开表示注资的证券公司只有银河证券一家。据业内人士估计,囿于股东结构和风险等综合因素,获得汇金公司注资的券商将寥寥无几。相反,再贷款倒会成为各券商选择为自己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有效通道。

但谁能在再贷款的争夺中获得这笔“救命”资金,目前仍是市场观望的焦点。

海通证券人士向记者透露,包括海通在内,已有多家券商向证监会递交了再贷款申请。据《财经》披露的未经证实的消息显示,广发证券申请5�1亿元再贷款,海通证券申请15亿元,东方证券申请1�3亿元,华西证券申请5亿元。

目前市场传闻,央行此次再贷款规模将有�7�1�1亿甚至上千亿元。但中关村证券副总裁谢一平却认为,由于再贷款的操作过程远非外界想象的简单,实际能获得再贷款的数额将远远小于市场传闻。

据了解,此次对券商再贷款的程序大致是,由各券商根据自己的资金用途和经营状况向证监会申报,证监会根据对券商的掌握情况有选择地向央行推荐再贷款券商,但这个过程的先决条件是券商没有挪用客户保证金,没有国债欠库现象。

“而央行的贷款条件与一般的贷款条件无二。”央行根据证监会的推荐,具备相应贷款金额的抵押物和担保之后,方可进行贷款。

“这期间证监会也是担保方之一,”一位券商人士表示,“按照上述条件,能够达到标准的没有几家。”

该人士解释说,仅在获得证监会推荐上,不挪用客户保证金和国债不欠库就很少有券商能够达到标准。而贷款担保更是无从谈起,券商股东们在券商出资上就已赔本不少,怎么会拿出数亿资产为券商抵押。

市场目前传闻申银万国申请再贷款额为15亿元,华安证券则为1�1亿左右。不过据接近华安证券的人士透露,华安证券根据自己的亏损额实际申请的再贷款为11亿元,而央行只给了1亿元-�3亿元的贷款额度,且为一年期中期贷款。

长城证券总裁曹大宽日前也向记者透露,该公司已经递交了再贷款申请,但申请的贷款期限均是1-3年的中期贷款。

面对央行的再贷款政策,不同券商表现出不同的心态。国联证券北京投行部副总孙林认为,国联证券并不想从央行那里得到再贷款,目前国联注册资本1�1亿,净资本有9.7亿元,�3�1�1�5年公司盈利5�1�1�1万元,“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贷款。”

而光大证券一位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光大证券现在不缺钱,除非利率低到可以套利的程度,光大证券才有可能申请再贷款。

不过,另外一位小型券商的副总语气里却有对再贷款政策可望不可及之感,他抱怨说,在证监会的审核推荐过程中,几个近乎苛刻的条件就把很大一部分券商挡在了门外。此外,在证监会的推荐过程中,被证监会列为1�3家创新试点的券商将会被优先考虑。但如果严格来分,有哪些券商能够达到标准也不好说,“监管层对券商的分类和推荐没有一个透明的标准。”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1�3家创新试点券商的选定,除由于资质本身不错外,担负起托管问题券商也是它们面临的一个任务。而在托管问题券商的同时就要承担一定的债务负担,再贷款有一定比例的资金是对托管问题券商时用的。

注资和再贷款的政策一出,市场普遍认为监管层显示出了对券商的扶优劣汰倾向。

上述小型券商副总向记者表示,目前的市场环境对券商而言,生存困难很大,资金支持并不会长久解决问题。

他说,券商的业务范围狭窄,仅限于委托理财、经纪业务和承销业务,生存空间非常小。目前机构委托理财由于券商委托理财问题频发,已经造成了恐慌。新的委托理财业务基本没有,但旧的委托资金又已经到期,亏损的资金窟窿在到期日很难弥补。

他坦言,由于股权分置等原因,新股发行基本停滞,承销业务处在空白期。而目前该公司仅做经纪业务,但由于市场行情低迷,交投并不活跃,这惟一的经纪业务也仅有很少的交易量。

此外,监管层目前对券商的监管也非常严厉,近乎苛刻。他对这种监管形象的比喻认为,就好比一个孩子学习不好,家长拼命打骂孩子,但并不考虑造成孩子学习不好的客观原因。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韩志国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券商可以说是业务渠道发展空间最为狭小的。券商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交易的手续费,中国的券商作为投资银行的功能非常弱,投行业务的收入越来越低。

国研中心金融研究所副主任巴曙松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A股经纪业务的手续费收入依然是证券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3�1�1�5年平均每家证券公司达到1.91亿元,对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贡献度为7�1.71%,由于手续费收入主要依靠市场行情的走势,因此对经纪业务的过度依赖使证券公司难以摆脱“靠天吃饭”的窘境。

他分析表示,单一的盈利模式导致系统风险占比居高不下,是证券公司行业危机的重要原因。

加拿大国际金融公司的顾晓雨认为,国外公司可以从事风险投资,可以利用自有的资金进行投资,这都是国内券商在政策上、能力上和资金上不具备的条件。

一位从国外回来的券商人士也告诉记者,国外券商的风险投资业务,是券商盈利的主要来源,这也是目前国外投行盈利的重头。

上述小型券商人士认为,对券商的严格监管等于束缚了券商的手脚,等于堵死了券商创新更多金融产品、拓宽自己盈利模式的渠道。如果市场行情长期不好,证券公司不能在行情恢复中弥补自己的损失,将最终走向死亡。

海通证券一位人士认为,目前上述注资和再贷款政策,表明了监管层落实国九条的行动,体现出了对券商的一种支持,同时也显示了管理层对券商的政策思路:对于合规经营但处于严重亏损,不采取救助措施就没法继续经营的会采用再贷款的形式;对于股权结构单一,风险相对较小但持续下去会出现困难的采用注资形式;另外问题暴露严重,又无法经营的将会采取托管和关闭形式。

�7月�37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券商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要“推进行业资源整合,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鼓励优质公司做大做强。”

今年5月9日,证监会因亚洲证券违规经营,委托华泰证券托管其证券营业资产。5月�37日,北方证券因严重违规经营,证监会决定让东方证券托管其经纪业务及所属证券营业部。�7月1�1日,证监会又宣布五洲与民安两家券商被托管。

上述券商托管均发生在央行做出决定对券商注资和再贷款的前后。魏冬直言,管理层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淘汰一批券商,扶持一批券商。

从去年至今,相继有南方、汉唐、德恒、恒信、中富、闽发、大鹏、北方等多家券商被托管,又有佳木斯、鞍山、大连等多家券商关闭。

中信证券常务董事兼总经理张佑君近日在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公司在股权分置改革后将会在并购方面有所举动,并称将通过并购扩大中信证券的营业机构。�3�1�1�5年9月,中信证券收购广发证券未果,随后对万通证券、金通证券进行了收购。

而据银河证券内部人士透露,银河证券在汇金公司注资之后,也将会实施收购计划。“最快年内就会收购一家证券公司。”

国联证券孙林表示,现在有的券商确实也想通过并购扩大自己,但要看并购什么样的券商,都是想并购资质好的,有问题的券商,几乎很少有人敢碰。

据悉,北京一家注册资本有十几亿元的证券公司,其大股东正在寻找买家出手,但苦于公司资质问题,一直少有人问津。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该公司资金窟窿至少在�3�1亿元,所以没人敢要,拖到最后或许只有死路一条。

早在�3�1�1�3年,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就预言,3年内中国证券公司将会淘汰一半左右,而再过�3年全国将剩下不到�3�1家券商。

魏冬也认为,再贷款的数额从苛刻的条件来看,并不会太大,券商解决自己问题还远远不够,而对该笔资金的监督使用,更决定了券商获得的资金不能滥用。他表示,获贷券商从这次扶持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救急,但从长期看如果想做大做强,还需券商自己努力或取得更大的资金扶持。

长城证券总裁曹大宽表示,这次申请的贷款由于受到监督使用,将不会被允许用于投资和并购,主要是解决中短期的流动资金问题。

昨天收市后,宝钢董秘陈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宝钢的股票有人卖有人买,这是股市很正常的市场反应。”

申银万国(资讯行情论坛)投行总经理秦曦也表示,“宝钢的股票走势总体上和大家对它方案的看法能对应上。这个方案是比较理性的。所以涨了�3.�9�7%,这很正常。假如涨停了,反而具有很强的投机性。现在一批短线资金出来了,看好宝钢成长性的长线资金进去了。宝钢的方案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要股票,不派现’,赶在这时买宝钢的,是看好方案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